您现在的位置:江苏省前黄高级中学国际分校官网>> 新闻中心>> 校园动态>> 皇冠走地网平台>>正文内容
云南支教感悟(六)——王嘉浩
发布日期:2018年08月02日    点击次数:     作者:王劭晨    来源: 本站原创
 

         笫一节音乐课,关于课程,今天已不想多谈。

  由于排练,今天上午一下子多了许多与孩子交谈的时间。稍微例举几点:安良昨天捡到了古钱币,今天骄傲的展示给我看。代玉江,姨妈住在县城,他以后要去县里读初中。李月很擅长刺绣,她还谦虚的说,女孩子们都会绣.......强烈的感觉是,我们与这里的孩子已经关系融洽。

  也是第一次,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。早上与陈老师的交谈中,进一步了解了她曾去支教的贵州,一个学校,七个老师,即便是高薪,也挡不住那里的教师资源外流,更惊人的是,那里的老师竟然有中专学历。我曾想的支教的意义,不过是丰富自己阅历或锻炼自己这类,自私的意义。我们很怕去直面自己做善事仍怀自私之心的事实,但如果我们拓宽自己的视野,任会感到害怕,因为我们发现了自己所做的努力,对于整个贫困区的教育事业是如此地微不足道,过分一点来说,我们的支教,对于这个地区的教育事业,会变成我们支教过。有些伤人,但不过分。那我们能做什么呢?只能是些渺小的事了吧,把当下的事做好,上好课,与孩子沟通好,让我们这一个班的孩子得到尽可能大的成长与提升,不求影响多大,只要有就足够了。这样想,似乎缺少了我们做公益事业的那份大慈悲的情怀,却让人满足。

  在听老师说明一下行程,不禁想到了离别。《虫儿飞》的旋律在脑中回响,这是我想在闭营时和孩子们唱的歌。

  今天在整理抽屉时发现了代玉江的小秘密:一张老旧的信封,在邮政编码的那几个空格子里有稚嫩的三个字王嘉浩,还有涂改的痕迹,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名字会在这信封上,代玉江出现,他一把抢走了信封,朝我腼腆地笑着。我不想深究这件事,倒想留点悬念,一个十岁的孩子,一个甚至不会主动和我说话的孩子,一个穿西装上学自认为是小大人的孩子,他,究竟会做些什么?.......